【香港开奖结果】:定会紧紧扣住读者的心弦

2019年01月20日 14:46:11

「 彩票大厅 · 预测版 」

当《尘世》即将从27日起在晚报连载的消息刊登出去后,一早,就接到了好几个电话,有祝贺的,有问我要完整的打印稿的,心里突然有了几丝不安,担心自己的这篇仓促之作会让很多读者失望,但,此刻更多的却是想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情。

正如我在后记里写的那样,偶然的一次触动,让我有了想写一篇长一点文字的冲动。但当初的本意就是自娱自乐,一点没去想到要拿到晚报上连载。记得写到中途的时候,有一次在副刊部吹龙门阵,竹竹妹妹提到了我的《尘世》,彭姐听了后便叫我写好点到时她好连载,嘿嘿一笑后,又是摇头又是摆手:“不行,不行,纯属个人娱乐,你要看可以去我空间看起耍,连载的事就莫再提了哈。”谁知道几番阴差阳错后,最终还是违背了自己当初的本意。

感谢琴心晓月、暗香、羊咩咩、怡园春晓、藏哥、梦回唐朝等许多熟识或是素未谋面的友友在写作的过程中给予我的鼓励!几次差点停下笔来,是友友们的力挺给了我信心。一个人就算再淡定,也是期待自己的文字出来能得到更多人的肯定和褒扬的,何况我还是一个俗人呢!心里暗想,就算是友友们是给我面子,违心地夸奖着我,我也要装疯卖傻,信以为真!我知道自己有个不好的毛病,光顾了友友们的空间,很少留言或评论,友友们在文后给我留了那么多的言,我也几乎很少去回应,这样自己就很差礼节。只好在这里一并感谢了,相信友友们一定会宽宥我的!感谢彭姐对我的关爱和支持!她以自己的名义给目前名声正火的著名作家罗伟章先生写了一封信,并将《尘世》发给他,希望先生能提出意见;在准备连载前,又花费不少心思策划了预告消息。在我的记忆中,晚报连载了这么多的作品,其中不乏名家大作,但像这次拿出如此大的版面来刊登预告消息的却是屈指可数的。虽是同事,但这份厚爱却让我在诚惶诚恐的同时多了

几分感动。

感谢秀品老师!因为一直没有把《尘世》拿出来面向晚报数万读者的想法,所以尘世完稿后,我和秀品老师在网上聊天时也没有说到自己写了一篇小说的事,直到彭姐把连载的事在编前

会上提出来并做好安排的时候,我才厚着脸皮把稿子发给了秀品老师,想听听他的看法。秀品老师在我眼中,亦父亦师亦友,8年前,是他坚持着把我从日报调到晚报,在工作生活上都非常关照;6年前,我在成都治疗时,他在百忙之中又数次前来看望。有一次,我在医院门口接到他时,年近六旬的他挎着一个重重的提包,一见到我,就紧握着我的手,从大门口到我租住的房屋,上百米的距离,一直没有松开,一路上就不停地重复着两个字“雄起!”,走到房内,秀品老师非要五音不全的我给他唱首歌听。这一紧握,这一雄起,这一歌声,一直烙在我的记忆深处!

第二天秀品老师就回了一封信,随后应编辑的要求,又写了一个短评。看到回信时,心里满是感动,一时不知说啥才好,给他发了一张笑脸过去,先生马上又回了一张笑脸!

感谢罗伟章先生!1989年毕业于重庆师范大学中文系的伟章先生的老家在宣汉,所以,他算得上是我的师兄,也是达州老乡,平时只是关注他的作品,私下里没有打过交道。伟章先生著有长篇小说《饥饿百年》、《不必惊讶》、中篇小说集《我们的成长》、《奸细》等。近年来,其小说频频在全国重要文学刊物上发表,许多小说占据大刊头条,而且多被转载并收入各类选本,先后获得中篇小说选刊奖、人民文学奖、小说选刊奖等多种奖项,并被有关专家称为“在近年活跃的同辈当中,分量最重、最突出、最值得关注的作家之一”。依照他的实力和名气,像我这样顶多只能算是一个玩玩文字的写手来说,压根没去想因为一篇文字去惊扰他。彭姐当初也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写信给他的,没有想到他连夜赶着将尘世读完后第二天就回信过来。对于秀品老师和伟章先生在信中指出小说中存在的那些问题和不足,我深以为然,只是因为时间和精力的关系,在连载中只能先选择部分做一修改。在后期的创作中,将吸取他们的意见和指点,毕竟,就算是自娱自乐,也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写好!

因为《尘世》,想对他们说声感谢的人还有很多,在这里不一一陈述,但我想最后还得感谢一下自己吧,感谢生活给了我这些经历,感谢自己还能好好地活着,正因为活着,所以,才有了我现在的这些感谢!

附刘秀品先生的回信及短评:

小郝:

认真地读了《尘世》两遍,谈谈我的感受。

第一:你抓住了一个很有特色的题材,这值得肯定。如果照文革前的“题材决定论”的说法,抓住了一个好的题材,那就是作品成功了一半。你抓的这个“瞎子”题材很有特点,其他人极少涉猎。照我看,这个题材只写到目前这个档次,还不算很成功,可以好好的写一下。一个写手,一生能抓住一个好的题材,那是幸运的。从目前看,你抓的是一个值得为此付出很大精力的题材。当然,目前还稍显单薄。有些地方还可以再扩展一下,把人物写得更加丰满,把人物的内心世界写得更加有血有肉。但那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这个题材是个好题材。周嘉抓住“棒棒”的题材,写成了一本书,还很有看点,那就是题材决定了成败。就我自己而言,写得比较好的《麻风村》《囚徒生活纪实》《车祸猛于虎》以及《夜宿女儿国》也都是题材抓得准啊。如果不是题材取胜,凭我的写作技巧,不可能出版嘛。所以,刘老汉首先要祝贺你。

第二:无疑,文中有你的影子,而且影子很强,这相当好。但我觉得写你自己的感同身受还是着墨不够,我建议加重你在文中的份量。记得原重庆出版社的一位女社长也是身患癌症,用近一年的时间既与癌症作斗争,也将自己的治疗过程写了出来,在她生命走向终结前,书也付梓了。我觉得你还可以把你治疗和与疾病作斗争的感受多写一点,这既是对自己的鼓励,也是对社会的贡献。虽然《尘世》中有了一些你自己的东西,可我觉得还不够,可以再加足一些,那样效果肯定更好,不妨试试。

第三:大多数章节,你用的是第三人称的写法,有的第方(第三章盲人阿勇、第五章玲子、第七章盲人阿勇、第十章勇儿、第十三章玲子)用的是第一人称,这种第三人称与第一人称混用的写法,不是不可以,但不多见,最好是能用第三人称就全用第三人称,能用第一人称就全用第一人称(这纯粹是我自己的看法,与全文的质量无关)。

第四:或许是由于时间关系,文中还有一些错别字,如几处将“眼镜哥”错为“眼睛哥”(如第九章和第十六章中),第77页中的有个“瞪”字似乎应为“蹬”,第8页中的“买”应为“卖”等等。这虽然无关大局,就怕编辑不注意或不细心没有剔出,容易留下瑕疵。

第五:小彭提出要连载这个稿子,说明她确实识货。就目前的水平而言,在达州晚报连载肯定不会辱没晚报的名声。现在的连载稿,应以这类纪实性作品为主,有些名气很大的人的作品,虽然“写”得好,但由于离读者的生活太远,所以没有看点,引不起反响。一部作品,如果在连载开始后,有人要走后门想提前看打印稿,那就不错了。晚报连载吧,我相信会引起读者共

鸣的!

拉拉杂杂写了这些,算是一个老文学爱好者和老同事的读后感吧。如果不合意,请别往心里去。人老丁咚了啊,难免胡说八道。

刘秀品2019年6月17日于青城山青城阳光寓所

短评:

最近几年,由于精力不济,我是很少将一部书稿一气读完的,但当郝良的《尘世》出现在我的电脑荧屏上时,我竟接连读了两遍。

《尘世》哪些地方扯住了我的眼球呢?首先是题材。如果照文革前的“题材决定论”的说法,抓住了一个好的题材,那就是作品成功了一半。郝良抓住“瞎子”这个题材深入开去,写他们的喜怒哀乐,其他人极少涉猎,很有看点。一个作家,一生能抓住一个好的题材,那是幸运的;一个读者,能读到一部题材独特的作品,也是幸运的。其次,作品的真实性。作者与我是同事,知道他是一个勇敢与癌细胞相拼的斗士,他用自己对社会的观察、对人生的感悟刻画社会,自己写自己,情节特别地入情入理,文字格外地鲜活生动。作者不是“硬写”,是心灵在歌唱,是热血在奔涌,是生命在呼吼!这样的文字,既能感人,也能醉人。我相信《尘世》一旦与读者见面,定会紧紧扣住读者的心弦。

刘秀品2019年夏于青城山

附罗伟章先生的回信及短评:

闽湘,《尘世》读了。不到万不得已,我夜里是不工作的,但昨天夜里把这个小说读了。里面的一群人,都在各尽所能地生活着;生活这个词,气味复杂,但小说中那些被损害者,虽饱醮苦味,却不颓唐,甚至没有一丝艾怨,这是我最感满意的。你能给他连载,当然好。

但作为小说,我得提出高一些的要求,或者说建议。小说的结构不好。小说结构是最需考究的要素之一。不好,是由于以下原因:一,叙述角度的转换必须慎重,一会儿一人称,一会儿三人称,这样写不是不可以,但最好别这样。它会打断阅读的感觉。二,人物太多,而且出现得很随意。小说中的人物,相互之间得有一股“咬劲儿”,因此不能随意。张玉明这个人物可以出现,但他跟前妻的故事,概述即可。肖芸是不必出现的,尽管我知道作者的想法,但肖芸与整个故事是游离的;与之关联的杨洪川等人,自然也不需要了。王瞎子也多余了。郝良知道了很多事,认识了很多人,他希望写出这些,但小说是需要藏的,小说以一当十,尤其在一个中篇作品中,枝蔓不能太多。三,我看第一章,最希望看到的是眼镜哥与勇儿的命运交错,但在这个小说中,他们的联系是外在的,尽管有共同的对命运的感悟,但二者扣得不紧,形成不了相对完整的、血肉丰满的链条,眼镜哥本是很重要的人物,可事实上,他只是一群盲人生活的观察者和探听者。文中的有些段子,是可以去掉的。

我之所以提这些,是我感觉到,郝良有一颗坚强而乐观的心,因此我才把他的小说当成小说来要求。乐观,能战胜很多疾病,也包括癌症。我认识一个人,二十多年前就得了癌症,现在还活得好好的,无他,就因为不把病当回事,就因为乐观,该笑就笑,该工作就工作——不是欺骗自己的假相,而是发自内心,这需要“放”,需要把人生往通透处想。这很难,但并不是做不到。我相信郝良是能够做到的。如果文中的眼镜哥是郝良自己,他也真毕业于重庆师大,那么,重师大有个很有名气的批评家叫周晓风,也早查出癌症,可他照样带博士,照样做学问,且最近听说他好多了。

祝福郝良!

另:如果闽湘你在报上连载时需要几句短评,大体就是前面的那几句吧,稍稍完整地表述一下是:

“郝良小说中的一群人,都在各尽所能地生活着;生活这个词,气味复杂,但《尘世》中那些被命运损害的男女,虽饱醮苦味,却不颓唐,甚至没有一丝艾怨。他们仿佛不是凭借知识和

理性,而是仅凭天性就懂得,直面人生与善待他者,不是为了获得幸福,而是为了无愧于幸福。主人公在想爱、要爱、追求爱的路上行走,挫折是难免的,但心灵干净,脚步自然——自然是最彻底的坚定。从这个意义上说,他们的被损害,其实是一种照亮,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

加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