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无私的爱 我在还谁的债?

2019年01月07日 22:35:01

「 彩票大厅 · 预测版 」

正午,无风,阳光忽隐忽现俯瞰人间。

一把铲子,一个布袋,独自走在山间小路上,享受寂寞,亲吻自然,把心安放。

有多久没有这样悠闲了?记不得,也不想记起。

麦田,很熟悉,烦恼时经常来挖一种长在麦田里的“面条菜”。寒冷的冬季,挖野菜是上山的最好借口。感谢麦田的主人,可以让我一个人蹲在田地里,想我所想的事,流我想流的泪。只有在这里,才能做真实的自己,不用伪装,或哭或笑,释放压抑。

此时,熟悉的地方没有我要。一片片的“牦牛菜”“咪咪蒿”,绿油油,水灵灵,在灰色的季节里,刹是养眼。不是我的最爱,再吸引人,我也不要!这是我做人的原则。顺着麦陇走过去,我看到了我要的野菜。很小,灰灰的,缺少生机。毫不犹豫,弯腰连根挖出来。如交友,志趣相投,无论老幼贫富,只求心灵相通。

不知不觉,竟到了父亲的坟前。肃穆,低头,站立,和父亲交谈。

都说我的性格像父亲,可我觉得和父亲相差甚远。父亲做事情认真,看问题冷静有远见,我却鼠目寸光,感情用事。而今得到上天惩罚,我毫无怨言。

土地承包制之后,父亲率先在地头打井灌溉,引得全村人来观看,继而村里大多数的地头有了水井;我们家第一次拉犁拉耙曾让人耻笑,不久还是有一些家庭效仿;我家的三层楼房是父亲建议把楼梯建在里面的,房子建起后一个月之内,参观的人不断,有的特地赶过来询问......诸如此类,很多很多。父亲的聪慧胆识我不及一二,只承认,我的正直,不服输,急脾气像父亲。

虽因父亲的威严有些惧怕,但心中最佩服的还是父亲。

当年拿到河南教育学院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父亲曾提醒我,这是个难得的机会,一个人有了事业才有经济,才能坚强。我却选择了孩子选择了家。孩子们需要我的时候,我为自己的舍弃感到骄傲,孩子大了,飞走了却觉得莫名的空虚,再想融入社会,才发现已经与之脱轨了。我知道,母爱是无私和伟大的代名词,好多人说我伟大。可无私有什么用?伟大能当钱花吗?闺蜜们说得对,我就是目光短浅,就是愚蠢。

父亲虽然在天上,遇到苦难时常常会出现在我的梦里,我躲在他的怀里哭,我听他给我安慰。今夜他会出现吗?但愿梦中再睹他老人家的容颜,听他谆谆教诲。

一只鸟儿从树林中飞出来,惊落挂在树上的枯叶。年轻时,树和叶子有爱滋润着,叶子青翠碧绿,树干充满活力。风霜雪雨中,耗尽了心血,树干刻满皱纹,叶子面如死灰。心死了,挂又有何用?

踩在厚厚的落叶上,如腾云驾雾般虚幻,亦如此刻的心情。空隙间的艾草和落叶一个颜色,所不同的是枝干上托举着一个个苞,这个苞是种子,是希望。再观旁边的芳草,已经枯萎,哪有未来可言。弯腰,扒开根部,有喜欢的艾蒿,都说正月的艾蒿最好,我却喜欢此时的。虽然弱小,入口味道纯正。

无论网络还是现实,不会阿谀奉承,不懂见风使舵,有一说一,直来直去,这就是令人讨厌,不,连自己都讨厌的我。小时候,一个院住着的姑姑说我傻。也许我真的傻,但我善良,不忍也不会搬弄是非。生在尘世,我这种人就是不招人待见,不讨人喜欢,甚至还会被称作神经病。

我没有《石佛湾》里高美丽的勇气,我怕成为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所以,我隐忍,我委曲求全。我是凡胎肉体,没有尚秋雁的度量,所以委屈过后,我会伤心,会生气。有时候真恨自己,要么心狠手辣,要么宽宏大度,为什么要介于两者之间呢?不舍,不忍,不甘,不愿。

每个人来到世上都是为了还债的,我在还谁的债?

加载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