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彩小编香港王金龙回忆当年过节全程

2019年01月13日 23:33:35

「 彩票大厅 · 预测版 」

这是七年前的故事了。因为好玩又难忘,至今想来仍是兴奋不已。故把它记下来,以待偶若干年后齿落发枯了再回味反刍

跑长途运输的司机小龙是彝族小伙子。每次来昆明,就到偶这儿住。他一般是五天一个来回。那天他走时偶照例跟他打招呼“龙弟慢走哦。记得下回来时一到货场就给我打电话,给你预留房。”他以往都是说好。这次他却说:“哦。这回我要半个月才来咯。阿姐你就不用给我留房了咯”。

“半个月才再来!家中有事吗?”

“不是家中有事。是我们要过节。”

“过什么节呀?这大六月天的。避暑节呀?”

“阿姐,你还真说对了。我们丘北过‘抹你黑’节”

”抹你黑?抹你黑是啥子节呀?你不会是蒙姐黑的吧?不想来姐这儿住了吧?”

“真的是要过节咯。以前嘛,路远地偏,都是我们那些人在边边玩(边边玩的意思是单独或小范围的一个地方独有的等等吧)后来,有个记者来到这里,正好遇上我们过节,就把这个写出去了。写出去以后嘛,就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好多外地人甚至外国人都专门赶来参加我们这个这个节日。好玩得很呢!

“真的吗?抹你黑到底是什么?你快说说。”小龙这么一说,将偶天生的好奇心勾引出来。偶拉着小龙一定要他讲讲,这时来电话了,催小龙赶紧去货场装货。于是他匆忙走了。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边走边回头说:“阿姐,你别问了。要是有时间,过四天就跟老杨的车来普者黑吧。”老杨也是普者黑的一个司机。经常住偶这儿。听小龙这么一说,偶马上就给老杨打电话。并约好了他一到昆明就来偶这儿住,然后回去时带上偶。耶~~

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话说偶坐上了老杨的长途货车,带着无限的好奇与兴奋,直奔普者黑。一路上,越走风景越美热带风情越显著。正所谓抬头就是无边美景,低头即是万分惊险。所以怕影响老杨开车,不敢跟他多聊天。只是断断续续地听他大致讲述了一下抹你黑是啥子意思。原来抹你黑是普者黑的彝族人特有的一个节日(偶在这里不罗嗦了。网上搜索一大堆解释)。老杨看了看偶的大布包包,问:带了漂亮衣服吧?呵呵。参加抹你黑时不要穿得太漂亮高档咯。花衣服弄脏了不能生气咯。他这一说,更增长了偶的急切心情。幸亏偶是贫农。身上衣口中食,一向只求温饱而已。这个担心是免除了。但到底为什么不能穿得太好太高档呢?谁又会弄脏偶衣服呢?未知哦。。。吼吼。。。

普者黑距昆明二百八十多公里。但路况不是很好,且几乎全是山路。故将近坐了十个小时的车。到达丘北县城是清晨三点多钟。在货场随便找了个简陋的招待所住下。老杨说,他要在县城等货,就不回普者黑了。等待着天亮后他再帮偶找个便车去普者黑。

正迷糊中,听得外面人声鼎沸。起来一看,呀!才六点五十!可是感觉到了中午----这丘北处于云南的东南部,天亮得比内地要早。睡不着,打电话问老杨,他还在做梦呢。告知偶不要急,后天才是抹你黑呢。继续睡吧。

本来从丘北去普者黑有客运班车。但老杨说很不方便。第二天晚上,他终于给偶找到一个去普者黑的便车。老杨很够意思,反复跟这个便车师傅交待说要照顾好偶这个摸头不知脑的外地客人。

从丘北到普者黑,一小时不到的路程。因为近黄昏了,路上车少,几乎无行人。安静,清静,僻静,一路上只要有风,就会随风飘来一阵阵淡雅的荷香。就冲这一点偶就对这个地方升起了无限的欢喜。那个便车师傅告诉我,明天抹你黑最热闹的地方就是湖边,活动要从黄昏开始,只要跟着人群就会找到活动地方了。因为老杨的叮嘱,这个师傅把我带到距湖边不远的他的一个亲戚家住下了。他亲戚家原来是个带院落的家庭小旅馆呢。于是住下。等待明天的来临。

阵阵的荷香飘过来了!阵阵的笑语声传过来了!!!走出院子。这时,旅馆主人叫住偶:“远方的客人,来,带上这个东西咯。”他一边说,一边伸手递给偶一个小花布包。偶正疑惑,他笑着说:“抹你黑暗抹你黑,你不带锅烟子灰,干被别人把你抹黑哦。”偶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包黑黑的锅底烟灰。谢过他。迫不及待地往湖边去。旅馆主人在背后叫道,不用急。还早着呢。要等毕縻祭祀完了才开始呢。等会我们都会去咯。

湖中的荷花好美呀!湖中还有小木船呀!还有不少高个子高鼻梁的外国佬呀!彝族人的衣服好鲜艳呀。吼吼。。老杨还让偶不穿漂亮点。这分明没安好心哦。分明让偶出丑嘛。过了不一会儿,只见众人簇拥着一个老毕縻过来了。祭祀仪式开始了。老毕縻很严肃很虔敬地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把一只宰杀处理好的羊双手举过头顶,放在一个台子上的条桌上,又放了一只宰杀处理过的公鸡。然后点着了一个火把围绕着台子念念有词。转了三圈。然后,众人跟着老毕縻恭敬地跪在台子前,祈祷。整个祭祀仪式肃穆虔诚神秘。祈祷完毕,毕縻笑容满面地宣布:一年一度的火把节和抹你黑开始!呀~~~~人群开始发出尖叫大笑,阿乃阿黑们开始疯了起来。很快就乱成一团了。只见人们从随身带的小布背包里,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使劲地你追我赶,拼命地往对方脸上脖子上抹。啊!偶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抹你黑。为什么旅馆主人要给一包锅烟灰给我。终于明白了!!!那些阿乃阿黑们疯狂地尖叫着,跳跃着,躲闪着,出其不意地往别人脸上抹着。那些外地游客,外国佬们刚开始和我一样,傻乎乎地愣着,被姑娘小伙子们抹得脸上花一块黑一块的。有人穿的白衣服上沾上了黑锅烟灰,看上去真滑稽。看着看着。偶也加入了抹你黑。哈哈哈。。。一个外国佬站在不远处傻不啦叽地笑着,偶跑过去,跳起来往他脸上一抹。唉。。。他太高了,偶太矮了!没有抹到他脸上,只抹到他的下唇和下巴了。哈哈哈。。。偶把他的手拿过来,摊开他手掌,分了些锅烟灰给他。他立马就会意了。他用另一只手沾了些许的烟灰,也加入到抹黑活动中了。但是,这家伙的身高同样没有优势,他太高了。一伸手就抹到别人的头顶了!吼吼吼。。偶笑得肚子抽筋。一不小心,他将两只手从偶后面环绕过来,抹了偶一个正着。偶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啦。

抹你黑,只能用疯狂来形容了。人人脸上都花里胡哨了!可是人人脸上都是一种恶作剧后的开心。天完全黑下来,人们抹累了。这时篝火点燃了!阿乃阿黑们的跳弦子开始了!跳弦子就是男女穿插手牵手围成一个大圈跳舞------这不是平常那种集体舞。而是阿黑哥们边跳舞边做出各种家禽野兽的动作和表情以吸引意中人的注意。阿乃们也在暗中观察哪个阿黑哥中自己的心意与情意。这真是一场狂欢啊。偶左右都是阿黑哥,这些阿黑哥们的动物动作与表情模仿差点把偶笑断了肠子。

后来,偶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著名作家蒋子龙这样描写参加花脸节的感受:无论老少,无论民族,大家都被气氛感染,忘乎所以地疯跳疯唱、大笑大闹一通,不知今夕何夕,吾身何身……。这段话深得我心。不身临其境你是感受不到这种美好的欢乐的。久居城市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体会享受不到这般痛快淋漓的纵情欢乐的。只有这些少数民族的男男女女令人羡慕。瞧:他们是那么的单纯,快乐,那么洒脱自然,本然忘我。他们的生活是贫苦的,平淡的,是有烦恼的。可是他们在这大山中用这样的方式来渲泻内心的渴望与伤痛,释放着对生命的尊重与热爱。朋友,如果在普者黑你的脸被别人抹得脏兮兮的,请不要生气。你的脸被别人抹得越黑,吉祥和幸福就越会降临你的身上。朋友,如果你去了普者黑,请一定要加入到这大乐的人群中,尽情地狂欢一把。

后记:我去普者黑参加这种抹你黑活动时,那儿还没有完全开发,是不用买票的,来去自由,带有一种原始的古朴与浓厚的野趣。现在听说那儿开始收费了。去的人也越来越多了,但不知那些快乐是否依然如昨?如果收费了,这辈子偶是无论如何不会再去了。吼吼。。。

加载全文